西部风景线:青海丝路的复兴

2016-05-09 10:37:31 作者:kangcheng分类属性:国内游
分享到:
 十六国南北朝时期,虽然战乱频频,政权林立,但各个政权无不致力于开通东西商业文化交流的通道,而青海丝路的畅通也使这些国家深得其利,国家富足。

  早在晋武帝太康元年(公元280年),朝廷即以西平荒毁,要及时兴复,以“(马)隆为平虏护军、西平太守,将所领精兵,又给牙门一军,屯据西平”同时调整州郡隶属关系或治所迁徙。西平郡在汉长宁亭故址新置长宁县;临羌县治由旧城(今湟源南故城)移至新城(今湟中多巴)。金城郡治所东徙榆中,又破羌、允吾、令居、技阴四县。河湟道路上这些郡县的省置和治所的东移,对青海丝路来说,影响至为深远,它意味着“丝路南道”地位的下降和“丝路河西道”的兴起。即自秦州治所冀县,经陇西郡新治襄武,向西北经金城郡新治榆中、金城县治硒鼓过黄河,再经乌亭逆水,且次至凉州治所武威新治的“丝路中道”地位上升;而自陇西故治狄道渡黄河,经大夏、枹罕、河关再渡黄河,出青海湖或北至临羌故城,越达坂山,北出祁连大斗拔谷的“丝路南道”因洮水以西、黄河以南段陷入“南虏(羌人)”相对冷落下来,但仍不失为一条重要的辅道。

  永嘉以后,西域各属国纷纷脱离中原王朝的控制,河西走廊战火再起,丝路河西道时常阻塞不通。晋室南渡以后,前凉张氏政权、前秦氐族政权、南凉秃发鲜卑政权先后控制河湟。前凉时,永嘉五年(公元311年),张轨由丝绸之路中道东南绕道浩门,攻占破羌废县,西平郡连同青海丝路西平张掖道均属张氏的统治范围,湟水流域与河西走廊的关系也因此日趋密切。时凉州因远离中原,社会安定,人民生活和商业经济得以发展,因战争而阻断的丝绸之路河湟道也得以复兴。咸和五年(公元330年),张骏因前赵亡而受河南地,至于狄道。并分置武街、石门、侯和、漒川、甘松五屯军,丝绸之路通蜀之道,遂以五屯军的设置而得以再度畅达。晋穆帝永和元年(公元345年),张骏西伐焉耆,西域归属,河西走廊也再次被疏通。前凉亡后,前秦苻坚以梁熙为凉州刺史,镇姑藏,并遣使西域,“以缯彩赐诸国王,于是朝献者十有余国。大宛献天马千里驹,皆汗血、朱鬣、五色、凤膺、麒身,及诸珍异五百余种。”晋孝武帝太元七年(公元382年),车师前部王弥寊、鄯善王休密驮入朝于秦。并令西域诸国“(上)三年一贡,九年一朝,以为永制……并请乞以汉置都护故事,若王师出关,请为乡导。”淝水之战后,秃发鲜卑南凉政权和卢水胡沮渠氏北凉政权相继建立,南凉基本上是以乐都为都,位于当时流过中心,通向域外的道路又转向河湟文化走廊。

  吐谷浑立国初控制着以河曲、白兰为中心的羌人故地,主要活动于由枹罕经白石、河关至莫贺延碛尾及赤水一线。自沙漒诸羌,即莫贺延碛尾东南经今贵南、同德、泽库、河南、甘南、阿坝一带的羌人归附以后,“丝绸之路河南道”才得以正式开通。丝路河南道,古称羌氐道,又因这条道路是沟通西部的雍州与南方梁州间的古道,故又称为雍凉古道。早在秦献公兵临渭首,时生活于河湟的羌人为避其兵威,率其部落“出赐支河曲西数千里”,“与众羌绝运,不复交通”,向黄河以南迁徙,移居到岷江、白龙江、西汉水乃至长江上游一带,形成发羌、越 羌、广汉羌、武都羌等,这是河南道见于史籍之始。

  两汉时国家统一,由河湟取道河南道至四川成都的道路较畅通;三国时蜀将姜维即由此道北上到达西平;永嘉之乱,羌氐道成了前凉通向东晋的主要途径。进入南北朝之后,北魏统一北方,与南方的汉族割据政权对峙;而兴起于漠北的柔然又与北魏相对峙。而在青海河湟,吐谷浑崛起,国内形势的变化,北方各利益集团需要相互沟通与交往,而南方汉族政权也力图打通与西方的交通,以便获取商业利益。丝绸之路河南道便日益兴盛起来。因此道必经青海黄河以南之地,故史称“河南道”,又因吐谷浑立国于黄河以南,称为河南国,史籍中把这条贯穿吐谷浑的道路称之为“吐谷浑道”。此道以吐谷浑牙帐所在地莫贺川(今海南州贵南县茫拉河流域)为中心,向西北渡黄河,绕道青海湖,汇入羌中道;向东南沿黄河达洮河上游,经龙涸再沿岷江南下至益州;或经洪和(今甘肃临潭县)沿嘉陵江或汉水入长江,然后顺江而下,抵达建康。应该看到,自汉末战乱以来,北方经济屡遭破坏而凋敝,唯江南相对稳定而经济发展。在中西贸易中,不论是羌、胡、还是吐谷浑,蜀锦是极具商业价值的商品。自魏、晋后,中国的政治中心开始南移,特别是南北朝分治局面的形成,丝绸贸易单靠北方的格局被打破,丝绸之路必然向南方延伸。而“河南道”的复兴正是在这一大环境下的必然趋势,吐谷浑也因地处交通道,深得其利。吐谷浑在伏连筹执政时,不仅控制着中西的交通中心,而且掌握着各种翻译、经商人才,成为当时丝绸之路部枢纽、中继站。西魏废帝二年(公元553年)凉州刺史史宁,于凉州西截获吐谷浑朝贡使团,“获其仆射乞伏触拔,将军翟潘密,商胡二百四十人,驼骡六百头,杂彩丝绢以万计”。可知当时河南道贸易规模之大,吐谷浑之富足。

  吐谷浑西迁过程中入于阗境内,杀其王,占其地,并长期占领鄯善、且末等地。这次西征不仅拓展了领土,而且更重要的是发展了交通,复兴了青海丝路羌中道。羌中道是沿青海湖南北两岸西行,横贯柴达木盆地进入南疆的道路。古代羌人在早期的大迁徙中自然走出的道路,婼羌以及西域的众多羌人早期就是沿着这条道路西迁的。汉武帝时霍去病西征时羌中道全线打通,汉末一度断绝,而在南北朝中西经济文化交流的新浪潮推动下再次得以开拓。

  南北朝时期经柴达木盆地通西域的羌中道,大致有三条:一是由吐谷浑伏俟城趋西北至今小柴旦、大柴旦到今甘肃之敦煌,再西出阳关至西域鄯善(今新疆若羌);二是由吐谷浑伏俟域西至今格尔木,再向西北经尕斯库勒湖,越阿尔金山至西域鄯善城,为羌中道主线;三是由吐谷浑伏俟城向西,经今格尔木再往西南之布伦台,溯今楚拉克可干河谷入新疆;西越阿尔金山,顺今阿牙克库木湖至且末,再与上二条路线汇合。 (作者:文华)

重要声明

本文观点素材来源于网络,如果侵犯了原作者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。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号立场。

国内游 +